小說作品

您的位置:主頁 > 小說作品 >

第643章 另一脈冥法!

發布日期:2020-09-22 06:39瀏覽次數:
這十四個字,不是什么打油詩,而是代表了六道神通!!神通,并非術法,精確的說道神通更好的是運用天地規則,星空法則之力,所以往往唯有大能之輩,才可施展,且在任何一脈承傳里,都威力很大。原本以王寶樂的領悟,他是無法從這六縷殘魂神念內,領悟且學會這六道神通的,就如同他當初在冥夢里,看見了過于多的術法,里面也有一些神通,可他的領悟,使他無法施展出來,這是他僅次于的容許。

第643章 另一脈冥法!

可如今這容許雖還在,但王寶樂畢竟另辟蹊徑,以提煉法兵的方式,順利的將這六縷神念化作器魂,從而或許,將這六道神通,卻是封印在了各自的骨珠內,以骨珠為載體,他就可以破開領悟的容許,以較小的靈力,通過骨珠為媒介,憑器魂為引領,愈演愈烈出有神通之力!不過就算是消耗的靈力再行小,那也是比較大能而言,對王寶樂來說,靈力的花費某種程度極大,但卻不是不能接受!此刻他神情變化,盤膝間低頭看著手腕上的手串,感覺著其內的波動,感覺著里面六個器魂在自己心神內的融合,半晌后,他目中遮住無法解釋之芒。“每一個珠子,就是一道神通!”這一點,是王寶樂之前所沒想到的,但無論怎么去看,這都是最極致的一次提煉,但他憑著法兵的造詣,再行再加臨死前提煉的經歷,使得王寶樂很確切,這手串的確實意義,不是作為媒介來讓自己施展神通,這么做到的話,害怕是用沒法多少次,珠子自身的損耗,不會使得它們漸漸碎片,以后化作飛灰,減弱天地。“這手串的價值所在,是讓我去領悟里面的六大神通,在這多次領悟下,以后將其融會貫通,化作確實的自身享有!”思索后,王寶樂淺吸食口氣,看了看四周,找到這里的那些赤色蚯蚓,一個個雖在飛舞,但在自己拿著這手串后,它們身上即會的敵意顯著增加過于多,或許接納自己身上的某種氣息一樣。這竟然王寶樂實在,此地對自己而言,應當是在這片尸骸世界里,鮮有的安全性之地。于是他心底泊了口氣,沒有意圖起身,而是低頭望著手串,再度閉上了眼,意識隨著冥火,漸漸帶入到了第一顆星形珠子上。他的意識剛一帶入,馬上就眼前一花,當一切明晰時,他的目中所看,天地早已轉變,淪為了星空,而在這星空中不存在了一顆極大的星辰。星辰上,于是以有一場戰爭愈演愈烈,在王寶樂的視角,他或許全能一般,能看見所有,他目中所愿,這星辰內赫然是一處冥宗之地,而數不清的未央族,正在與冥宗弟子,進行輪回纏斗!在星辰外,從漆黑的星空里,漸漸匯聚出有了一只大手,這阪籠罩了符文,而最難以置信的,是大手的五指,每一個內或許都封印了一頭厲鬼,這五個厲鬼幻化出有兇惡的樣子,隨著大手向著那星辰遙遙一捉!忽然星辰轟鳴抽動,其內所有未央族,在這一剎那,好像被凝結了身軀般,一動不動,唯有他們的魂,不不受掌控的擴散出來,匯集出了一條冥河,趕往蒼穹,趕往星空,趕往那大手而去!這,就是魂踏!!王寶樂心神狂震,意識也在這一剎那蘇醒過來,呼吸急促中望著那代表魂踏的星形珠子,內心無法安靜,因為他看出來了,這所謂的魂踏,實質上就是另一個版本的引魂手,或者精確的說道,是引魂手到了淋漓盡致后的一種運用。在冥夢里,他所看見的大量典籍里,也有引魂手淋漓盡致后的運用之法,但卻不包括這所謂的魂踏,這竟然王寶樂突然意識到,冥宗的本源雖一樣,但每一脈都必然享有羞屬于自己的神通演進。如這魂牽,就是另一脈的神通!想起這里,王寶樂默默地的領悟一番,又將意識帶入第二個星形珠子內,此珠內的神通,取名為……夢縈!顧名思義,半晌后當王寶樂再度睜開雙眼,完結了對夢縈的領悟后,他告訴,與引魂一樣,這夢縈,實質上是冥夢的另一種運用之法。“不如冥夢浩瀚,可在細節處置上,特別是在是在戰斗中卻更加精準,能讓人瞬間入夢,分不清現實虛幻的同時,或許,如化作了被牽繩的木偶,為人所觸!”王寶樂目光微閃,又將最后兩個星形珠子一一領悟,這兩個,分別是萬劫與千生,依舊是浩瀚無邊,驚心動魄,特別是在是前者,所謂萬禍,或許就是一種為戰斗準備的惡魔!但凡是被其惡魔者,不會在一定時間內,被萬物視作敵,甚至走路都有可能被天上掉下來的隕石摔死,哪怕奇怪的冥想,也都有可能走火入魔,瓦解爆掉。這,就是萬禍,萬物為劫!而后者的千生,顧名思義,實質上就是與萬禍幾乎忽略,是這六個神通里,唯一的可以起到在自己身上的規則之力,好像護持一般,使自己能在災難里,取得千生的潛力,理論上能消弭一千次本不應不禁的一擊,實際中要看具體情況。“不是意味著,不然的話,那冥宗的大能前輩,也會被人削成兩半……”王寶樂低頭看了看身下的尸骸顱骨,將自己對千生之法照亮的興奮力下,讓自身耐心后,又嘗試去領悟日月珠內,蘊藏的斬殺來世以及俱五刑!但迅速,王寶樂就被迫退出,覺得是這兩道神通顯著遠超過之前四道,這一點從之前它們的構成艱苦上,就可以顯現出,所以王寶樂的意識,似乎還沒超過資格,無法在這兩個珠子上,領悟絲毫。半晌后,王寶樂忘了口氣,完結了又一次的嘗試后,他遠眺四周,哪怕此地對他而言很安全性,可他最后還是自由選擇了離開了。在離開了前,王寶樂向著尸骸以及那顱骨上的城池廢墟,深深一拜為,在那數不清的蚯蚓飛舞中,升空抬起,趕往遠方。他的目標,依舊是找尋到這片世界的祭壇所在,而這一次或許他的運氣,比之前好了很多,于是在這片尸骸世界策馬了數日后,這一天的黃昏時分,在天空飛行中的王寶樂,突然身影一頓,猛地浮現遠眺遠方時,他感官到了大地的抽動,聽見了鎖鏈聲的伴著,還有那粗重的排便好像風暴般,于是以從很遠的目光走過,排山倒海般的撲面而來。王寶樂毫不遲疑,燭奪帝鎧瞬間幻化后,身體衰退一定距離,再度看去,以后大地震動愈發反感,鎖鏈更加明晰,風暴滔天陰沉時,他再一看見了前方走過,經常出現了一個與天齊低的浩瀚巨影!不是曾多次看見過的巨猿,這經常出現在王寶樂眼中,某種程度意境的身影,是圓形的不存在,隨著鄰近,隨著明晰,當幾乎映入王寶樂目中后,王寶樂眼睛猛地睜大。“星齒獸!!”此獸,正是一頭極大無比的星齒獸,甚至比王寶樂曾多次看到過的獸王,還要可觀,雖身上籠罩死氣,知道喪生多少年,可其身上的火焰,竟然還在自燃,所過之處,虛無變形,高溫帶著喪生的氣息,蔓延四方!而其身體,在王寶樂的目中,與那巨猿一樣,都是全身布滿鎖鏈,都是在身后鎖鏈的末端,綁著巨木,都是如牲口般,夾住巨木前進,略為快一下,就有無形嘲諷!王寶樂氣息凝藥廠,在這高溫中被迫衰退,可他的眼睛卻盯著星齒獸身后的巨木,望著巨木看不到的走過,他告訴,這走過所在,十有,就是……這片世界的祭壇!。
北京十一选五玩法 转转麻将技巧 qq游戏福建麻将 微乐福建麻将下载 辽宁快乐12一定牛走势图 排列五开奖近50期 哓游棋牌手机版 河北快3下载河北快3走势图 飞鱼彩票开奖查询 排列三绝杀一码方法 信誉好的棋牌平台 吉林快3玩法必中 无网四人手机单机麻将 娱网棋牌 心悦麻将怎么能赢 零点棋牌外挂官方网站 新疆11选5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