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作品

您的位置:主頁 > 小說作品 >

第340章 卓一仙的大案

發布日期:2020-10-11 06:39瀏覽次數:

第340章 卓一仙的大案

王寶樂表情中帶著一絲緊繃,甚至眼神都有些閃避,或許本能的想去掩飾什么,就樣子是有什么至關重要的把柄,被人拿在了手中,只不過此刻還是被一層紗遮擋,而一旦將紗引發,就不會曝露在外人目中。這樣的表情,卓一仙了解王寶樂許久,這還是生平第一次看見,他忽然就眼睛一暗,排便也都頭頂短促,決意鼓舞的同時,神色上不露絲毫,但內心的不解,此刻如同百花盛開一般,讓他身體從內到外,脫俗無比。覺得是他對王寶樂早已懷恨在心,二人之間的對立雖起源是卓一凡,可數次的交鋒后,到了現在,或許早已與卓一凡沒什么關系了,卓一仙看王寶樂近于不順眼,王寶樂對他也是這般。實質上若非是猜忌王寶樂沖動的性格與那霸道的戰力,卓一仙也不必這么困難,他早已上去必要將其打殘,不過就算戰力勇猛又如何,就算是有一定背景又怎樣!!卓一仙心底凍哼一聲,他自從回到火星,在域紀部離任后,就一直在找尋王寶樂錯誤的地方,他的點子是要么就不使出,而一旦使出,就要一擊可怕!當初去道嵐學院捉人,他只是給王寶樂穿著個小鞋罷了,在他顯然算不得自己使出,而今天……才是他卓一仙,確實的在火星亮劍之日!“雖是修士,可若只是斗狠,那是莽夫,既然帶入聯邦體系內,那么就要懂利用大勢之力……今天,就是我卓一仙,殺掉之時!”卓一仙心底興奮無比,實質上這一次之所以能掌控證據,也是一次無意間。數月前,隨著血色霧風的經常出現,不但軍方推崇,就連域紀部也都收到了命令,因應調查這一次的事件,而他們調查的,就是這一次的事件,否有人為的跡象。雖說在火星域主顯然,此事人為跡象的可能性并不大,但適當的調查還是必須有的,而卓一仙在域紀部,雖不如李婉兒這個部長,但也權利極大,堪稱熱衷立功,所以對這件事調查的十分用心。至于李婉兒,因先前的關于第六小隊的一些事情,手中工作過于多,眼見卓一仙如此希望,索性也就將此事的調查,全權轉交了他去處置。于是,手中權力大幅提高的卓一仙,開始了可怕的調查,而在這調查中,他尋找了一個疑點,那就是軍方當天夜里,找尋王寶樂,可王寶樂竟然下落不明!沒有人告訴他去了哪里……此事原本不算什么,可正逢其學院老師被捉,正逢當天他被域紀部開庭,又正逢當日血色霧風經常出現,怪異村莊顯形!這種種正逢,就使得卓一仙本能的感覺,這里面不對勁,隱隱實在,王寶樂當天夜里的下落不明,不存在了端倪,可此事卻是只是猜測,如果是其他人也就罷了,可他本就看王寶樂不順眼,于是在這件事上,憑著手中的權利,增大了調查。而這么一坎,讓他這憤慨的事情經常出現了,他找到,關于王寶樂在血色霧風經常出現之夜的所有事情,竟然干干凈凈,甚至連同他進出域紀部的記錄,也都清清楚楚,這竟然卓一仙愣了一下,沉吟后增大了調查,甚至不擇手段發動家族在火星的力量。就算是這樣,也都沒什么線索……這一點,在他顯然決不長時間,因為只要王寶樂在火星城,憑著域紀部與他家族的勢力,不有可能查不出蹤跡,而這一切……就樣子是有個謎樣人故意將當天夜里關于王寶樂的一切事情,都抹去了!!這竟然卓一凡興奮了,他實在這里面一定有怪異,他的直覺告訴他自己,這里的問題相當大,可以說道十分大,他實在這是一次立功的機會,于是沒告訴他任何人,獨自一人集中精力詳細分析,檢查,把自己的權利運用到了無限大,而功夫不忘有人,再一……被他尋找了一個線索!!這線索,來自于他的偏移分析,他在找尋了當天被抹去與改動的資料時,從數不清的信息里,一一篩查后,找到有一段視頻……被抹去了!!這視頻,正是關于道嵐學院的那位妖建老師,其在城外的那間密室的監控視頻!那間密室之所以保有,是為了釣魚,惹來其同伙,所以被域紀部暗地留給了監控,這種監控,一般來說會有人故意去查閱,更加不用說被抹去一段了。這個找到,讓卓一仙興奮到了淋漓盡致,瞄準在了那間密室后,他堪稱追查,血色霧風經常出現時,那片區域,竟然也有霧風經常出現!!這種種線索,早已讓卓一仙確認了,王寶樂當天夜里,無以有不可告人之事,與血色霧風,也必然有關聯!意識到這將是一件大案后,卓一仙更加慎重了,依舊保密獨自一人處置的同時,也尋找了那段被抹去的視頻,而其家族中,有這方面的高手,可以將抹去的視頻僅次于程度的還原成出來,于是他偷偷地將這玉珍,送來了過去。

第340章 卓一仙的大案

雖說還原成必須時間,可卓一仙實在自己的證據,早已佐證了,內心火熱,有些等不緩去看王寶樂面色慘白的面孔,于是這才有了之前的開庭。在他想想,若王寶樂心虛抵抗,那么就更加極致了。眼下雖失望王寶樂竟然偷偷來了,可卓一仙看見王寶樂的表情,聽見他的話語,他內心興奮的同時,也背著手冷笑一起。“王寶樂,聽聞你在縹緲道院,也是負責管理監察之事,怎么會你就不告訴,我們域紀部問的……就是那些無法說道的事么!”“你要是什么都能說道,還要我們域紀部干什么,我告訴他你王寶樂,你犯有的事大了,你就算是不說道……我也總有辦法,讓你偷偷開口!”說道到這里,卓一仙瞇起了眼,目中遮住寒芒,心底更加有激動,暗道王寶樂你也有今天!王寶樂看了看卓一仙,顯現出了對方的鼓舞,可心底卻浮上怪異之意,覺得是在他高聳,這卓一仙正在往一條作死的不歸路上大大賣力的跳躍……卻是這種調查領導隱私的事情……在高官自傳上說的十分確切,這堪稱是大忌中的大忌!“也不告訴李婉兒怎么想要的,莫非她無暇其他事,沒有去注意到這些,又或者是對我試探?犯不上啊……更大的有可能,是這一切,都是卓一仙暗地獨自一人調查……”王寶樂心底嘀咕了幾句,眼見卓一仙氣勢難以置信,于是忘了口氣,表情遮住糾葛,拼命一咬牙,讓自己目中都經常出現了一些血絲,浮現看向卓一仙時,大聲開口。“我不說道!!”王寶樂越是如此,卓一仙就越是興奮,此刻只實在春天來臨一般,心花怒放下,他目中寒芒一起,猛地一巴掌拍在了王寶樂面前的桌子上。砰的一聲,這特質的桌子愈演愈烈出有難以置信的聲響,威嚇心神的同時,卓一仙的吼聲,也帶著威脅與兇惡,驀然爆出。“王寶樂,域紀部有三十六種酷刑,你猜猜你能忍受到第幾種?我再問你一遍,你說不說!!”一聽得酷刑,王寶樂有些猶豫了,正琢磨要不要透漏一點,可就在這時,突然的,密室的房門被人必要沖出,有七八個黑衣修士,面無表情的必要回頭了進去,而當首之人,正是李婉兒!依舊是那冷若冰霜的樣子,雖身姿瘋狂,可目中卻帶著冰寒,必要就回頭了進去!在看見李婉兒的瞬間,王寶樂馬上就落下脖子,甚至用力使得自己脖子細白一起,額頭也都張開青筋,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大頭低聲。“卓一仙,那天夜里的事情,我王寶樂打傷也不說道!!
北京十一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