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業論壇

您的位置:主頁 > 服務業論壇 >

“賈躍亭時代”翻篇 樂視網宣布無限期停牌

發布日期:2020-11-08 06:39瀏覽次數:

“賈躍亭時代”翻篇 樂視網宣布無限期停牌

雖然上市體系早已改名,但樂視危局的劇情顯然停不下來。近期的消息是,樂視網宣告之后無限期清盤,理由是本次輕

“賈躍亭時代”翻篇 樂視網宣布無限期停牌

雖然上市體系早已改名,但樂視危局的劇情顯然停不下來。近期的消息是,樂視網宣告之后無限期清盤,理由是本次根本性資產重組牽涉到根本性無先例事項。 早的一周,在新任董事長孫宏斌的主持人下,樂視網改名為“新樂視”,媒體理解為“新舊樂視”的月切割成,好像樂視的“賈躍亭時代”早已翻篇。 太陽底下根本就沒什么新鮮事,資本迷局、公司亂象,總能讓人拿走歷史上的經典案例來對照,分析成因,探索前路。近年來再次發生在樂視這家公司的故事,或許可以從十年前“太子奶”的爭斗劇情中尋找相近情節:被加快邊緣化、卻又樸實控制權的賈躍亭,讓人回想當初某種程度邊緣化卻又不愿撒手控制權的太子奶創始人李途顯。而躊躇滿志的孫宏斌,不已讓人回想當初某種程度躊躇滿志托管地太子奶的文迪波。 與多位法律界人士探究找到,太子奶與樂視危局的前因后果,從本質上來看,都是對企業法人財產權的漠視。 從起高樓,到宴賓客,從宴賓客,到樓榻了,樂視與太子奶經歷的完全一個模板的歷程;番然追溯,李途顯和太子奶的故事,跑到了走過。前車之鑒,后事之師,我們不妨從李途顯、太子奶的故事中,報廢賈躍亭的招,預判樂視的未來。 宴賓客起高樓 太子奶起高樓,從巨額資本流經開始;樂視起高樓,也從巨額資本流經開始,前者是國際投行,后者主要是國內資本。 2006年底英聯、摩根、高盛三大投行向太子奶投資7300萬美元;次年,花旗銀行聯合的國際銀團向太子奶集團獲取6.5億元人民幣的貸款;其后又有株洲市中行、華夏銀行等中資銀行向太子奶獲取各計3億元貸款。但此后一年半時間,太子奶就資不抵債。 十年后,賈躍亭也是“宴未央宮”,大宴賓客。2014年底回國后的賈躍亭,開始了馬不停蹄的發布會和融資談判。此后樂視體育、樂視移動、樂視云、樂視影業、樂視汽車等合計融資不少于200多億。 另據媒體統計資料,自2010年樂視網上市以來,整個樂視系,還包括二級市場必要融資紀錄(不含發售股份、回購和發售債券)、賈躍亭個人股權質押,生態子公司在一級市場的融資以及有借貸的融資合計超過千億級別。 從可怕融資到債務風險愈演愈烈,樂視也要用了一年將近的時間。 僅以樂視體育為事例,2016年4月其B輪融資總計80億人民幣。半年時間,樂視體育賬上就“借錢了”。與之類似的還有現金流不俗的樂視手機和易到汽車,某種程度被供應商和加盟司機追債。 2007至2008年,獲得巨額投資的李途顯,在全國擴展了五年太子奶生產基地,矗立在株洲總部金碧輝煌的城樓仍在親眼當年基礎設施的可怕。 也是兩年的時間,樂視的七大生態“萬丈高樓平地起”,樂視系由一家獲取視頻和與視頻內容涉及設備的公司,眼花繚亂地修建了內容、手機、大屏、體育、汽車、互聯網金融、以及互聯網及云七大生態系統。 荒謬有時不返常識。就太子奶而言,如果按設計滿負荷運轉,株洲生產基地24萬平方米廠房及涉及設備全部關掉,那么株洲工業園開發區一半的自來水和完全全部的污水管道必需可供太子奶用于;如果所有產品和原材料全部投放物流,那么栗雨工業區所在的京珠高速則無以交通堵塞。 李途顯規劃的五大生產基地,年產值將約300億,而實質上乳業巨頭蒙牛至2007年年銷售額也不過213億。 互為較傳統產業,新興產業更加無以辨識其現實面目。當真“衛星”賈躍亭也沒較少敲。其發布會開會之頻密,PPT制作之精美,被嘲諷為“PPT公司”。 從樂視網上市伊始,對于樂視模式的批評聲未曾暫停。2014年底,賈躍亭在風暴和漩渦中“全身回來”,投出“生態化反”的旗幟招睞資金。但版權內容生態仍然燒錢好比,大屏生態則巨盈賺到吆喝;所謂FF汽車公司與樂視之間的關系云遮霧罩;樂視汽車的北美工廠,則“惟有風的火光和鷹的飛過”。完全沒自我肝臟功能的樂視非上市體系,看起來像個喂并不大的“巨嬰”。 樓塌了 參照中國報告網公布《2017-2022年中國金融市場運營格局現狀及十三五盈利前景預測報告》 當投行和外資銀行的錢爭相打入太子奶的賬號時,一名太子奶的中層以為這下好了,就算太子奶上沒法市,也可以過幾年難受日子。誰知,幾個月的時間,他再行返回總部,就被財務告訴賬上早已無錢能用了。 2016年4月,樂視體育已完成B輪融資,由海航領有投,中澤文化、體奧動力等20多家機構及十數位一線明星投資者跟投,共融得資金80億元。但推遲到2016年11月更改工商登冊時,機構們才找到,樂視體育公司賬上的融資,早就不翼而飛。 那么,錢到哪里去了? 首先是“賣”。 當初李途顯讓員工收集美麗的“總部辦公樓”,光這些房子圖片的打印機酬勞就花上去了60萬元。太子奶倒閉管理人的清債報告中,找到了一些欺詐的基礎設施合約。如果公司頂層就開始貪腐,通過基礎設施搞錢是傳統經濟中最更容易也最常用的手段。 到了樂視這里,手段由基礎設施變為了IP版權,由固定資產走賬,變為了無形資產走賬。一個典型的例子是,一個出價10萬美元的體育賽事IP,樂視體育仁慈到花上了6倍的價格去出售最后還沒播出。 李途顯讓他的轄下去找尋全世界最可愛的房子;賈躍亭給負責管理版權訂購的高管任務也是,賣到業內第一名。邏輯與本質,何其相似。2006年融資順利至2008年底危機愈演愈烈,太子奶有十億元資金虧得不見蹤影;而樂視尤其是非上市體系的資金、財務窟窿,單憑公開發表資料,目前外界還預想參透。 在面臨株洲市經偵部門的調查時,太子奶的財務負責人只有一句話:“真賬沒,假賬不僅有”;也有媒體報道,在樂視體系,好比一名財務人員因為強制賬戶而辭職。 戰略后撤 無獨有偶,樂視和太子奶的資金危局,都在供應商這個點上愈演愈烈。現在顯然,資金鏈危局前的企業,都有類似于的前兆。十年前,太子奶以向經銷商繳納預付款,并以120%的比例,后來甚至150%的比例低返點發貨,李途顯甚至因此項“非法吸取公眾存款”指控被株洲市警方拘留。 類似于地,樂視以硬件巨虧的代價補貼“50年”樂視會員、不易到高額充值返現、乘客充值1500元送來1部手機等等這樣的方式來竭澤而漁,可見樂視對于短期現金流的極為饑渴。 百度百科上賈躍亭的職業欄中,寫出的是“企業家”,可是賈躍亭與近日高層發文提倡的“企業家精神”,劣的何止一個筋斗云。 近日上市公司樂視網公布一則公告,呼吁大股東還款借款允諾。可是,早已撤離的資金,還有再行還回來的有可能么? 沒證據指出賈躍亭家庭最先撤走資金就是指什么時候開始。但其從樂視體育、樂視手機、不易到以及樂視網,通過交還借款、高位平安保險、股權質押,早已退回數百億元資金畢竟各大媒體皆有行兇的事實。 在今年1月的一次投資者會議中,孫宏斌證實,“80億中有30億被中用了其他地方,要是還回來體育就不沒錢了。但有媒體認為,僅樂視體育而言,資金侵吞遠不止30億元。 與賈躍亭大后撤類似于的是,李途顯家族的戰略后撤也曾見諸報端。早在2009年,債權人花旗銀行也找到了李途顯家族移往四大類歸屬于太子奶企業的資產,并向地方政府報告涉及調查情況。 2016年年底,賈躍亭稱之為,愿領1元年薪,但會退出樂視系的控制權。不退出控制權,是不愿還是無法?如果從李途顯的幾次“控制權”爭奪戰來回溯,賈躍亭何必有可能退出樂視系的控制權。 2008年太子奶危機再次發生,直到2011年太子奶被新華聯和三元集團牽頭主體以倒閉重組的方式吞并,李途顯作為將太子奶讓給“托管地”的前實際掌控人,未曾暫停過對太子奶控制權的爭奪戰,甚至攪黃了地方政府主導的幾家意向企業戰略重組投標不會。 為什么不會對早已資不抵債的企業如此耿耿于懷?意味著是出于創始人對企業的感情嗎?知情人透漏,關鍵詞還在于一個字——“賬”。 無論哪一方來重組太子奶,都少不了“翻舊賬”,坎資金下落。某種程度的道理,除非孫宏斌或者其他后來的資金投入方或重組人允諾,不追究責任過往賬目和責任,否則孫宏斌與賈躍亭,正如文迪波與李途顯,蜜月期又能有多久?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性,也是大部分投資者和債權人尤為擔憂的:因為不存在非公開發表交易或是秘密協議,有的投資或者債權損失可以通過其他方式補償,他們與賈躍亭之間的利益沖突因獲得填補而“相安無事”,讓真兇之后藏匿。 當初花旗銀行找到李途顯家族移往資產的問題,作為國際三大投行的高盛、英聯等,怎么會就沒找到問題么?似乎不大可能。但結果是,各方面利益交織,三大投行對移往資產的不道德最后皆并未就其。 太子奶的案例告訴他我們,資本與企業之間,無論是控制權的博弈論,還是資金的博弈論,都只是表面的博弈論,最后賈躍亭是像李途顯一樣全身而退,還是像五峰農業創始人朱金鳳一樣,被投資人無視法律,刺穿其公司面紗,駁斥法人人格,追究其個人無限責任,那要看資本與企業,背后力量的角力了。 資料來源:中國報告網整理,刊登請求標明原文(GQ)

“賈躍亭時代”翻篇 樂視網宣布無限期停牌

雖然上市體系早已改名,但樂視危局的劇情顯然停不下來。近期的消息是,樂視網宣告之后無限期清盤,理由是本次輕與 金融 的涉及內容多重政策措施密集前進 去杠桿效益顯出投資無以看!
北京十一选五玩法 白小姐四选一肖期期准 湖南红中麻将 爱上游戏app提现步骤 吉林快3开奖查询 贵州十一选五公式 灰熊vs网队视频 湖北麻将赖子晃晃单机麻将 杰克棋牌论坛 广东快乐十分万能四码 吉林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麻将群谁要进 网络电子娱乐平台 一个老彩民的心得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全民欢乐捕鱼2期 正宗长沙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