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業論壇

您的位置:主頁 > 服務業論壇 >

“一號工程”唱響治理協奏曲

發布日期:2020-11-01 06:39瀏覽次數:
■探討小區設施園管理“我們家就在幼兒園后頭,真沒想到區政府不會把民政局的地移位出來辟公辦園。”在江西贛州贛縣區城關幼兒園東園,等孩子放學的小龍媽媽告訴他記者,該地塊坐落于老城區中心,建筑密集,之前周邊沒公辦園,民辦園倒是有幾個,但由于小龍做到過心臟手術,對環境脆弱,離家近的園環境劣,近一些的高端園收費太貴,因此如期沒入園。今年9月,4周歲的小龍再一在家門口入園了。贛州是贛南原中央蘇區的核心區域,由于歷史欠下多、底子薄基礎劣等原因,仍然是全國較小的集中于連片類似艱難地區。經濟欠發達,人口眾多,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嚴重不足,城區以備入園難、進公辦園難等問題一度讓贛州人民困惑。2018年以前,該市公辦園在園幼兒占到比嚴重不足30%。這兩年,贛州市委、市政府將大力實行學前教育普惠發展攻堅計劃作為“一號工程”,通過積極開展城鎮住宅小區設施園專項管理工作,走進了一條“密碼接管、創意辦園”的管理新路。截至2019年9月底,該市減少公辦園學位3.3萬個,新建公辦普惠性幼兒園1000多所,公辦園在園幼兒占到比提升了10個百分點。一把手捉,捉一把手今年年初,國務院辦公廳《關于積極開展城鎮小區設施幼兒園管理工作的通報》一印發,贛州市教育局局長鄧明第一時間向贛州市委、市政府提交了專題報告和管理方案,并建議正式成立由市長兼任組組長的工作領導小組。“城鎮小區設施園管理工作只是教育的一項明確工作,有適當由市長兼任一把手嗎?”報告提交過程中,有聲音這樣問。沒想到獲得報告后,贛州市市長曾文明立馬寫“組組長我來,各部門因應”。他明白,城鎮小區設施園管理工作不只是教育系統內部的事情,牽涉到多個部門的職能和多個單位的工作,必須社會各部門密切配合。旋即,贛州市將小區設施園專項管理列為鄉里辦實事的“一號工程”。市委常委會、市政府常務不會專題學習《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多次召開征詢小區設施園專項管理情況匯報。江西省委副書記、贛州市委書記李炳軍在市委全體委員會上特別強調:“小區設施園專項管理是硬任務,必需極力已完成。”之后,李炳軍專程到中心城區金色春城小區設施園探望孩子們,并現場調度管理工作。同時,正式成立了由市長任組長,分管城建、教育的副市長為副組長的城鎮住宅小區設施園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市政府主要領導多次開會調度會,到一線調研破題,了解現場調研并與開發商商討。贛州市章貢區城鄉接合部的水南鎮,原本沒公辦園,城投公司修建的小區設施園,于是以想租賃,市長曾文明就到現場接踵而來了調度會。“眼見著幼兒園在幾個月內就已完成接管、翻新改建、配齊設備,9月份,孩子就在家門口上了這么好的公辦園。”在贛州市章貢區第十一保育院門口,村民爭相為政府的辦事效率點拜。在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的樣板造就下,贛州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市自然資源局等13個部門主要負責人心往一處想要、勁兒往一處使。市管理籌辦每月具體重點任務,定期通報任務進展,定期開會協調會并集中于與開發商商討,各部門則根據自身職能“擅離職守”管理任務,創建“一天一調度、一周一會商、十天一通報”前進機制,合力前進任務實施。各縣(市、區)黨政主要負責人也披甲掛帥,了解小區幼兒園,定期與開發商商討。此外,該市還創建督查考核獎懲機制,定期通報任務進展,對管理任務已完成好的授予市政府嘉獎令,對管理工作遲緩的追責問責,倒逼管理任務實施。“原本是我們去找他們,現在是各個業務部門主動去找我們,一起去找開發商,前進任務的實施。”贛州市教育局學前教育科科長曾麗芳說道。一園一案,分類施策11月1日,翻新一新的章貢區第十五保育院月開園。原本在別的幼兒園遞了一學期14000元學費的家長陳旅,聽聞云星·公園大觀小區的設施園要改為公辦的保育院,園長還是區長嚴厲批評抽調的,之后第一時間給孩子籌辦了退園,來保育院報了名。“這個商業住宅小區設施園方位良好,是整治工作積極開展以來開發商態度最大力、首度接管政府的小區設施園項目。”章貢區教體局副局長俞建玲傷心地告訴他記者。章貢區是贛州主城區,具有該市僅次于體量的接管任務,面臨尤為錯綜復雜的嚴峻形勢:有的規劃建設不做到,有的租賃、出售給個人辦報了高收費幼兒園,是管理中無以撕開的“硬骨頭”。“一園一案”,逐園制定方案,各個擊破!區政府主要領導帶隊前往江山里、世紀嘉園等小區與研發單位、民辦園積極開展入戶接入,冷靜精細地講經國家政策,嚴肅征詢他們的問題與表達意見。整治工作小組通過“大探訪、大排查、大身體檢查”展開地毯式摸排,構成專項整治“問題表格”和“排查表格”,并把表格分類文檔,根據實際情況,分類分時段、先易后難地依序解決問題各類問題,做不投協議不得逞。“剛開始,兩個月去找了幾十次開發商,卻仍然吃閉門羹,再一云星·公園大觀小區松口了。開發商看見了我們的決意,主動明確提出一些拒絕,謀求補償。”贛州市教育局局長鄧明講解,市里也實施了適當鼓舞政策:凡是重復使用的小區設施園,建設用地原出讓金退還給研發單位,僅有此一項,市級財政就歸還資金近2億元。同時,市財政決定學前教育專項資金1300萬元,獎調補院校、企事業單位及街道、村委會等舉行的普惠性幼兒園。“以定了!中海天璽、中海國際社區幼兒園月簽下接管政府。”7月24日,一條微信啟動時在圈子里瞬間刷屏,這是該區繼云星·公園大觀小區設施園接管后的又一次簽下儀式。“感嘆太不容易了,為了這兩所幼兒園的接管,我們前后跑完了三個月。”贛州市自然資源局黨組成員、副局長羅峰回想與開發商的多次商討,感嘆深達的就是“不更容易”。“云星中央星城接管了”“金鵬怡和園接管了”……好消息大大傳到。自專項管理工作啟動一起,贛州市對國有產權的小區設施園,全部辦報公辦園;交還一批商業小區設施園,全部辦報公辦園;挖潛盤活一批適合房產,改為(闊)竣工公辦園。

“一號工程”唱響治理協奏曲

同時,2019年新的(改為、闊)建160所公辦園,其中117所已竣工并投入使用,大大擴展了公辦園學位。開設一所,合格一所“大寶上幼兒園時,每天要跪5車站公交車去私立幼兒園,一學期保教費一萬多元。小寶跟上了好政策,新的籌辦的幼兒園不僅離家近,保教費一學期才1500元,而且老師都是公辦月聘用的,素質低、能力強勁,現在小寶每天一睜開眼就說道要來幼兒園去找老師玩游戲。”在贛州經開區辦事處章江幼兒園,家長趙燕妮舉起大拇指說道:“政府把好事實事做了老百姓的心坎上。”贛州經開區辦事處章江幼兒園原本是金星村返遷房小區設施園,如今已交還辦報了公辦園。“我們使用中心園建分園的形式,中心園派遣園長、教師,一起的組織各類環境創設、游戲探究等研討活動。”黃金嶺街道辦事處中心園園寬鄭巧燕現在也是章江幼兒園的園長,一有時間就的組織分園和中心園一起積極開展培訓、教研等活動。為確保小區設施園“收返”和“接得寄居”,贛州市創意深化名園集團化發展模式,以市保育院和區保育院等省級示范園為龍頭,采行“1+N”的方式開設新園,保證小區設施園進一所優一所。同時,配齊培強教師隊伍,市委編成部門對全市公辦園教師缺編情況展開摸底調查,機構改革留出編成優先用作減少公辦園教師編成。此外,增大幼兒教師培訓培育力度,市級財政教師培訓專項經費從120萬元減少到500萬元;市級教育部門每年培訓幼兒教師10余出廠,3000余人。優質平穩的教師隊伍,讓更加多的孩子能在家門口上好園,讓老百姓感受到了滿滿的幸福感。
北京十一选五玩法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 二分彩属于什么彩 吉林快三新玩法走势图 11选五黑龙江开奖结果 湖人vs黄蜂免费回放 移动棋牌2赢话费下载 吉祥棋牌app下载最新版 燕赵排列七开奖结果 爵士vs老鹰 网上棋牌平台哪个好 今天体育彩票中奖号码 韩国快乐8预测 河北十一选五计算公式 天天捕鱼赢话费手机版 二人麻将怎么玩 易发棋牌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