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業論壇

您的位置:主頁 > 服務業論壇 >

盤古數據實名舉報 追繳欠債牽出沙鋼百億重組

發布日期:2020-10-11 06:39瀏覽次數:
4月11日中午,氣憤的徐鍇俊在朋友圈曬出一份舉報信,他和深圳市盤古數據有限公司(下稱“盤古數據”)一道,向證監會、深交所、深圳證監局發帖檢舉北京德利迅達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德利迅達”)及其實際掌控人李強。4月11日中午,氣憤的徐鍇俊在朋友圈曬出一份舉報信,他和深圳市盤古數據有限公司(下稱“盤古數據”)一道,向證監會、深交所、深圳證監局發帖檢舉北京德利迅達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德利迅達”)及其實際掌控人李強。 徐鍇俊的目的是為了高利貸,舉報信所傳出的內容亦非常豐富,后面不會詳盡辨別。

盤古數據實名舉報 追繳欠債牽出沙鋼百億重組

在此之前,有適當具體當事人的身份。 徐鍇俊一手創立了盤古數據,但在后者流經精功科技(6.840,-0.03,-0.44%)告終后已將全部股權全數出讓,二者已無股權上的關系。徐鍇俊掌控的深圳盤古天地產業在旋即之前接盤中科招商淪為了海聯訊(10.740,0.12,1.13%)的第一大股東。李強和德利迅達與資本市場的淵源加深。四川金頂(10.240,0.00,0.00%)曾白魚收購德利迅達,以告終收場。之后旋即,沙鋼股份(16.120,0.00,0.00%)又要并購德利迅達。李強還先行一步,轉讓了沙鋼股份6.34%的股份。 參照觀研天下公布《2018年中國證券行業分析報告-市場運營態勢與發展前景研究》 4月12日下午,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采訪了舉報人徐鍇俊。 發帖檢舉受賄負債 徐鍇俊及盤古數據的舉報信內容總結下來有7點內容: 1、2014年11月及12月,德利迅達并購了盤古數據所持有人的深圳市盤古龍華數據有限公司(下稱“盤古龍華”)100%股權,轉讓了盤古數據已完成基本建設但仍未交付給竣工驗收的盤古錦繡5號數據中心和還在建設之中的盤古錦繡6號數據中心。 2、在上述交易中,徐鍇俊與李強還自行簽訂了一份《股權轉讓協議》,誓約:李強在已完成四川金頂股權結算后60天內,向徐鍇俊繳納2.2億元現金;結算已完成1年后,再行向徐鍇俊繳納2.076億元現金;李強為徐鍇俊代持2000萬股四川金頂股票。 3、2015年5月,四川金頂透露重組草案。(錄:四川金頂2014年11月27日發布的重組預案中,盤古數據尚能不出德利迅達子公司列表之中,此次草案中重新加入。)2016年1月,四川金頂中止并購德利迅達。2017年6月,德利迅達淪為沙鋼股份重組標的之一,后者至今仍未復牌。 4、德利迅達并購盤古龍華后并未展開實際經營和管理,仍由盤古數據實行經營管理。盤古龍華至今仍有220萬元的資產出讓款項并未繳納給盤古數據。 5、2015年初,李強請求徐鍇俊代付款項,盤古數據分兩次向濟南兆訊經貿有限公司(下稱“濟南兆訊”)繳付3570萬元和2020萬元。后來,濟南兆訊向盤古數據轉到600萬元,剩下款項仍有4990萬元。 6、上述債務,德利迅達及李強并未在重組方案中透露。 7、鑒于德利迅達仍為沙鋼股份重組標的,建議涉及部門核查。 徐鍇俊在朋友圈發送了這份舉報信,配文: “棄無以棄,無法再行棄!忍無可忍,需要再行忍者!今天,我懷著沈重的心情發給了一份文件,這是盤古體系第一次用司法的方式來解決問題業務的問題。這是我不不愿看見的,但不得已,我不能自由選擇向證監會檢舉以及隨后的司法訴訟程序。”四川金頂重組迷霧 四川金頂根本性資產重組并購德利迅達的告終,是徐鍇俊與李強產生債務糾紛的關鍵。 2014年11月27日,四川金頂透露重組預案,在所列子公司中尚不盤古龍華的身影。 根據徐鍇俊的眾說紛紜,當時,李強要將德利迅達流經四川金頂,可是德利迅達業績數據不欠佳,在此情況下要并表格優質資產差使業績。而此時的徐鍇俊正處于創業初期,盤古數據的輕資產模式造成公司缺少周轉資金,在圈內人的介紹信,雙方一拍即合。 在拒絕接受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采訪時,徐鍇俊回應,之所以出售盤古龍華,就是因為創業初期沒錢,有了這筆錢,才有了盤古數據先前的發展,才有了今天的局面。從這個角度上看,徐鍇俊奉獻與李強的這次合作。 即便如此,徐鍇俊在這次交易中仍占有強勢地位,盤古龍華的交易價格被原作為15倍PE(市盈率),總價多達11億元。然而,在2015年5月四川金頂透露的重組草案之中,德利迅達并購盤古龍華被一筆帶過:100萬元并購盤古龍華100%股權,2.87億元轉讓5號、6號樓資產。 徐鍇俊講解,德利迅達還接續了盤古龍華兩個多億的應付賬款。也就是說,在明面上,德利迅達當時繳納了4個多億元。徐鍇俊指出,盤古龍華是優質資產,當然無法以這個價錢變賣。 徐鍇俊與李強自行簽訂了一份《股權轉讓協議》,這份協議聞不得光,無法表明在重組預案之中。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在采訪徐鍇俊時看到了這個協議的原件,除了舉報信所說的在李強已完成四川金頂股份結算后分兩次繳納逾4億元現金、代持2000萬股之外,徐鍇俊還作出了業績允諾,允諾盤古龍華當年的凈利潤不高于3750萬元。徐鍇俊說道,這點業績允諾我閉著眼睛都可以做完。 按照四川金頂當時重組方案中的發售價格4.72元/股計算出來,盤古龍華及涉及資產的實際交易價格多達11億元。 總結四川金頂的重組草案,公司以發售股份的方式出售德利迅達95%股權,交易價格26.6億元,同時籌措設施資金9.3億元。交易對方允諾,交易方允諾,德利迅達2015年~2018年經審核的扣非凈利潤分別不高于2億元、3.8億元、4.5億元、5.1億元。 德利迅達當時的股東有40名,李強及其完全一致行動人侯萬春通過創意云科、智聯云科掌控大約34%的股份,賽伯樂亨瑞等7名股東股權17.45%,其他投資人的股權更為集中。若按照當時的重組方案實行,李強和侯萬春可以各取得四川金頂8595.04萬股的股份。徐鍇俊指出他的交易之和李強有關,和侯萬春牽涉到。 然而,到了2016年1月,四川金頂公告中止上述根本性資產重組,得出的原因是主要是德利迅達的業績因素。 然而,深層次的原因有可能更為簡單,這就牽涉到了沙鋼股份的根本性資產重組。 方知沙鋼百億重組 徐鍇俊的索償債務的對象李強,不僅是四川金頂重組的核心人物,也是沙鋼股份重組中的關鍵人物。 2015年12月,沙鋼股份有限公司股東沙鋼集團將持55.12%的股份出讓給9名自然人,其中之一就是李強,轉讓比例是6.34%。李強至今并未平安保險這部分股份,當前和朱崢三大沙鋼股份第四大股東。 2016年1月,四川金頂中止根本性資產重組,完全同時,蘇州卿峰正式成立。2016年9月,沙鋼股份清盤。2016年11月,沙鋼股份與德利迅達、蘇州卿峰簽訂重組框架協議。隨后旋即,蘇州卿峰通過EJ并購GS的49%股權,同時享有GS另外2%股權的出售期權,行權后可實現有限公司。 2017年6月,沙鋼股份透露根本性資產重組預案,白魚作價258.08億元并購蘇州卿峰100%股權以及德利迅達88%股權。此時,蘇州卿峰早已持有人德利迅達12%,此次重組后,沙鋼股份全資掌控這兩家重組標的。 在這次交易中,德利迅達的估值33.05億元,似乎不能是“配菜”了。沙鋼股份主要的并購標的是蘇州卿峰背后的GS的控股權。 GS,全稱“GlobalSwitchHoldingsLimited”,總部坐落于倫敦,是歐洲和亞太地區領先的數據中心業主、運營商和開發商,2017年-2020年,GS在倫敦、阿姆斯特丹、香港、新加坡、悉尼、法蘭克福等城市中心區域建設或者規劃建設新的數據中心,預計追加總面積超過18萬平方米、追加電力容量268兆瓦,分別較現有水平快速增長60%、97%。全部建設已完成后,GS將享有高達48萬平方米的數據中心,合計電力容量超過543兆瓦。GS享有目前全球數據中心行業最低的信用評級(惠譽BBB+、標準普爾BBB、穆迪Baa2)。 蘇州卿峰的實質是股權平臺。江蘇智卿在成立蘇州卿峰后旋即,之后將236.5億元的出資份額全數出讓給了沙鋼集團等14家投資者,沙鋼集團持有人23.90%股權為第一大股東。公告表明,由于股權產于較為集中,蘇州卿峰不不存在有限公司股東、實際掌控人。

盤古數據實名舉報 追繳欠債牽出沙鋼百億重組

但是,李強兼任了蘇州卿峰的法定代表人,同時是GS的董事。 有業內人士透漏,正是李強一手主導了蘇州卿峰對GS的并購,同時主導了將其流經沙鋼股份。在重組面談函中,深交所也尤其問到李強在本次重組交易中的起到。 記者專訪內容: e公司記者:您曾將盤古龍華淪為“大女兒”,曾是您最重要的資產構成。為什么將盤古龍華出售給德利迅達?現實目的是什么?當時是不是遇上了什么艱難? 徐鍇俊:現在的盤古天地是我和兄弟們赤手空拳創業而來,2014年于是以處在創業初期,資金緊張,急需資金展開周轉,當時恰好李強及德利迅達急需業績,兩者一拍即合,沒其他目的說白了就是為了錢。 e公司記者:你和李強是什么時候了解的?怎么了解的?達成協議交易前兩人一共見過幾次?當初是不是考慮到不會經常出現今天的狀況,并且做到一些背景調查。 徐鍇俊:和李強大約是2014年中(7月份還是9月份記不清了)了解的,之前確認不了解,當時通過朋友講解才了解,明確是誰就不說道了,想涉及第三人。在交易前一共見過二、三次吧。 李強當時來深圳去找資源做到業績,而盤古恰好有技術有機房,但處在創業初期必須較慢回籠資金。用雙方朋友后來的話形容,兩者當時一個是將要累死的人,一個是將要凍死的狼,遇見后人斷臂喂狼,兩者都活著了下來。我并不屌,都是經商的,當時也僅靠信用背書。 e公司記者:對李強的印象怎么樣?為什么到現在才檢舉? 徐鍇俊:對李強的印象,和他并不是很熟知,但總體來說李強還是很杰出的,能力強勁、能吃苦,薦一個例子吧,李強長年公干,常常拎著兩個箱子到處跑,兩個箱子乃是家。李強也算數協助過我們,當初的4.4億幫盤古童年了一個艱難時期,我也讀一份情。 經商都沒錢,這點我深深的解讀,但無法一拖再拖,而且他(李強)有這個實力但換。我說句話你要寫出一下“一個生意人,需要這樣流氓,兩年電話不接也不肯見面,也是一朵奇葩”。 e公司記者:四川金頂的重組預案表明,盤古龍華股權轉讓價格100萬元,資產出讓價格2.87億元。交易價格具體自此,李強為何還必須再行向你繳納4.276億元現金及代持2000萬股四川金頂?出讓盤古龍華的現實交易價格是多少?是如何確認的? 徐鍇俊:(資產出讓價格)不是2.87億,還有1.5億左右的應付賬款。盤古龍華數據5號樓和6號樓兩個機房,認同不有可能只買4.4億元。對方(德利迅達)表示同意,當時按照15倍的PE并購,大約價格大約11億元。誓約先前繳納4.276億元現金及代持2000萬股四川金頂股票,和重組預案金額相乘之后大約是11億元左右的數額。 e公司記者:德利迅達流經四川金頂告終后進軍沙鋼股份,期間否達成協議了另外的協議來替代上述協議? 徐鍇俊:沒 e公司記者:盤古龍華的實際經營情況,德利迅達為何不實際經營,當初是如何誓約的? 徐鍇俊:盤古龍華歸屬于阿里早期項目,而且租電不分離出來(IDC業務形式,利潤較出租電分離出來有優勢),歸屬于業績較好的優質資產。 盤古龍華仍有盤古天地來實際經營主要是電信方和阿里方拒絕,基于盤古在數據方面的實力,確保運維平穩。 e公司記者:盤古數據為德利迅達代付款逾5000萬,當時為何代付?德利迅達與濟南兆訊的現實關系? 問:只不過就是李強還債,濟南兆訊經貿有限公司就是李強的公司,當時都是合作關系,借些小錢還是長時間的,沒其它原因,但沒想到后來耍起了流氓。 e公司記者:舉報信明確表達意見有哪些? 徐鍇俊:檢舉也是被逼不得已,我(徐鍇俊)早已有2年沒聯系上李強,不接電話不見面,商人在商言商,檢舉主要還是為了錢。明確表達意見主要有三方面: 1,只得當初德利迅達并購盤古龍華的尾款,或者交易終止把公司退給我也訖; 2,只得4900多萬元的欠款; 3,德利迅達支付這幾年的運維服務費(盤古龍華),幾千萬總是有的。 e公司記者:李強就是指什么時候開始不接您電話的?明確當時再次發生了什么?李強的聯系方式否給一下? 徐鍇俊:大約兩年前,明確時間記不清了,沒有其它原因就是想還錢,也不是必要不接電話的,一開始接上后哼哼哈嘿糊弄一番就趕緊去找個借口懸掛了,這和不接也差不多。后來就索性必要不相接,或者打過去無法接上。 我沒李強的微信,那個時候我還不行微信,只有電話,有什么消息都是他的手下來表達,檢舉前也將檢舉文件相贈送往他們公司并通過他的公司人員轉告了。 (錄:現場徐鍇俊當著記者面給電話了欄中表明為李強的號碼,正處于關機狀態。) e公司記者:聽得你描寫那么多,或許徐總對李強及其所運作的事情都了如指掌,否還有一些其他隱情,李強才不接電話不見面? 徐鍇俊:沒4月11日中午,氣憤的徐鍇俊在朋友圈曬出一份舉報信,他和深圳市盤古數據有限公司(下稱“盤古數據”)一道,向證監會、深交所、深圳證監局發帖檢舉北京德利迅達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德利迅達”)及其實際掌控人李強。與 證券 的涉及內容中科招商昨日清盤后今日復牌交易,散戶下跌41.56%。
北京十一选五玩法 体彩扑克牌走势图 黑龙江36选7app 江西麻将 体育彩票环岛赛的规则 江西时时彩几点开奖 再也不敢网上炸金花了 财神捕鱼游戏机 辉煌游戏平台app 一定牛体彩黑龙江十一选5 7k7k小游戏二人麻将 上海快3预测app下载 活塞vs朦胧 福建麻将的打法 今天福彩排列七的号码是多少 上海体育彩票十一选五啊 海南有番麻将技巧